重庆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现有2例境外输入病例


《诊疗方案综合分析》中梳理了方药推荐情况,按照应用频次排序,中药方剂中麻杏石甘汤频次最高为15次;其次为宣白承气汤和升降散;中成药中,安宫牛黄丸频次最高为15次,其次为血必净注射剂14次和连花清瘟胶囊(颗粒)12次。

张伯礼介绍,连花清瘟胶囊是“非典”流行期间研究出的药方。疫情期间,临床研究结果显示,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患者,其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、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等均优于对照组,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.8%,临床治愈率达到了78.9%。数据证明,连花清温胶囊对于新冠肺炎具有抑制作用。

CADD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研究与开发新药的一种崭新技术,它大大加快了新药设计的速度,节省人力和物力,使药物学家能够以理论为指导,有目的地开发新药。此外,中药具有多成分、多靶点、调节方式多样的特点,采用西医单靶标、单成分的研究思路来研究中药,被认为很难体现中药的系统性,不能科学解释中药复方的药效物质基础及组方规律等问题,网络药理学即旨在解决这些困境,从相互联系的角度研究问题。

多位院士牵头负责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或疑似者的临床试验

最后,研究团队构建成分靶向通路(component-target-pathway),通过网络药理学分析显示,连花清瘟中的成分和提高人体免疫力的重要通路相关,例如T细胞、B细胞受体信号,自然杀伤细胞(NK)介导的细胞毒,以及抗炎通路包括Fc epsilon RI、ErbB、MAPK信号等。

张伯礼还提到,“建议发热比较轻、头痛严重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金花清感颗粒;发热重、便秘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连花清瘟胶囊。”

鉴于疫情的快速蔓延,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非常急迫。作者们指出:需要注意的是,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,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的。

研究:连花清瘟不仅具有抗病毒作用,还具有抗炎、免疫的作用机制

重要的是,对接之后,将对接分数前三名的复合系统提交到分子力学(MD)模拟中,通过分子动力学(MD)模拟和计算在MM-PBSA水平上所有的结合自由能,验证了这些活性化合物与病毒蛋白酶之间的结合模式。以检查它们和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结合口袋内的稳定性,并验证哪些残基与配体相互作用。

然而,截至目前,然而,连花清瘟抗新冠病毒的分子机制尚不清楚。